第十一章【婶子走光】

“秦主任,您放心,我二霸现在本事,但也容不得任何人欺负我的家人!”说完,秦二霸冰冷的目光还有意无意的扫了古大狗三人一眼。

古大狗连同另外两个地痞被那眼神吓了一跳,三人在一边走也不是站也不是,只能像三个可怜兮兮的小母鸡缩成一团,捂着伤口哼哼唧唧。

他们心知秦二霸可不是好惹的主,小的时候没少受欺负,后来杀了人跑路虽然庆幸有余,但心底下却更加恐惧。如今撞上枪口,跑都不敢跑,只能祈祷太上老君,希望小小身板能带两三个零件回去。

秦二霸看着边上三人就心烦,骂道:“日你个仙人板板,你们三个还站在这准备过了宵夜再走啊!一个个还不快滚,回去告诉你们三哥,就说老子秦二霸回来了,如果有什么事尽管来找老子!”

这三人不过是跳梁小丑而已,秦二霸知道他们都不是主事的人,看他们吓破胆的模样,根本懒得理会。

“多谢二霸哥,,,多谢二霸哥,,,,,,”那三人先是一愣,反应过来后顿时如蒙大赦,连爬带滚的跑了出去,生怕落了后被秦二霸扯回去撕断两条大腿。

“好了,我们也走吧,别打扰人家一家人相聚,乡亲们都散了吧!”秦守徳倒是懂些规矩,朝着众人招手道。

秦二霸见此拿出一包香烟,朝着四周老爷们散,嘴里招呼着有空过来玩,众人便熙熙攘攘的散了去。

很快到了晚上,秦二霸洗了脸,走进堂屋的时候,李淑芬已经把煮的饭菜端到了桌子上。有小野鸡炖兔肉,外加三个香喷喷的炒菜。

看着秦二霸大口的咀嚼着,她笑说:“二霸,慢点吃,慢点吃。”

秦倩也是在旁边亲热的帮秦二霸夹菜,粉嘟嘟的小嘴,乌黑有致的马尾辫在灯光下别提有多漂亮。

秦二霸感受着家人的关切,嘿嘿一笑,道:“婶,你烧的菜好好吃,我好几年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菜了。”

其实他说的也是实话,在部队的那几年可实在没有她那么好的厨艺。

吃完饭后,李淑芬已经把二霸这几年来的经历了解的差不多了,听说他在部队过着清苦的生活,脸上便露出疼惜的神色,她心里很内疚,当年没有照顾好二霸,以至于让他在外面受了那么多的苦。

秦倩也是自责的脸蛋,说当时要不是自己,哥哥也不会杀了人。不过还好,对方竟然奇怪的没有报警,反而是从此销声匿迹,整个事情说都没有人说。而乡里人也不愿帮助外人去讨那个嫌事,因此就算秦二霸不去跑路,也没有任何事。

吃过饭后,老宅子房间很多,李淑芬看他有些累了,便给秦二霸收拾了房间。等到他躺在床上休息的时候,李淑芬给他点上蚊香便走了出去。

睡了一会,秦二霸感到小腹涨涨的有些难受,便摸着黑下了床准备出去撒尿。外面还亮着一盏灯,秦二霸听着悉悉索索的声音,上前去两步忽然迎面走出李淑芬。

她刚洗完澡出来,听到声音急急忙忙便走了出来。

秦二霸一看到她顿时愣住了,30多岁的李淑芬澡后穿着一件白色的丝质睡袍,两根吊带将睡衣挂在她丰满的肩上,看得出来是急匆匆的样子,所以衣服没有完全扣好,脖子下一大片的胸部也露了出来。

秦二霸的眼睛顿时定住了,死死的盯着那隐隐可见的乳沟,发现那两团软肉向前耸出,凸现的两颗小葡萄让人知道她里面没穿文胸。

李淑芬被大牛炽热的目光看着,站在那里也是不知所措,也不好大声责骂他,只能傻傻的站着,那耸出的大胸支起她的睡袍,使她身前胸口下面的部位变成空荡荡的了,象挂着的帐子一般。

定定的看着,不知怎么回事,秦二霸突然觉得她一定连内裤都没穿,这念头一生出来,他直骂自己无耻,怎么能对婶婶有非分的念头呢?

李淑芬毕竟年长,最先恢复神智来,她微微抬起头来,说道:“二霸,怎么不睡了?”

秦二霸看着她头发上往下滴的水,小心脏呯呯直跳,只觉得眼热喉干,呼吸急促的不得了,站在那里一动不敢动,其实他两腿间那涨硬起来的小二霸早已搭成了帐篷,只是背着灯光,李淑芬才没有看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