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2章 情势陡变

感叹中,老黑更是仰头大灌了一口烈酒,在呲牙咧嘴的一阵饱嗝声中,这满脸横肉的中年汉子方才从地上爬了起来,摇晃着身体几步的走到了小护士的身边,抬手拖住了小护士的下巴狠狠得伸手抹了一把。

“看看,这细皮嫩肉的。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老百姓家的娃,这要是让我压在身下,那滋味……”

老黑咧着嘴荡笑一声,手下的力道更是重了几分,在双眼肆意的扫了小护士凹凸有致的身体一眼后,双手已经悄然滑了下去。

当粗糙的手指触摸到小护士白皙的脖颈时,被麻药迷晕的小护士也清醒了过来,在艰难的睁开双眼,看清楚了身前满脸横肉的中年人时,小护士微微一愣,随即就激烈的反抗起来。

那被胶带捂住的嘴中更是发出一阵急促的呜咽声,似求救、更似咒骂。

而面对这一切,那满脸横肉的老黑却好似一点都没有察觉到一样,相反,更是兴奋了几分,回头就对坐在门口的同伴调笑起来。

“看看……这小丫头还挺烈呢。”

“不过,大爷就喜欢你这样的小辣椒,这样压在身下才更舒服呢。”

森冷的狞笑中,老黑一双手就要顺着小护士的脖颈攀上高峰时,身后宁静的黑夜中却突然响起了刺耳的狗叫声。

狗叫声越来越近,很快就打破了宁静的黑夜,随后,更为剧烈的狗叫声就好似潮水奔袭一样的传了过来。

这让老黑就要得逞的双手骤然停了下来,凶神恶煞的脸上眉头一挑,不满的就回头嚎叫了起来:“大勇,你过去看看是怎么回事,要是流浪狗的话就赶走了,别搅了爷们的兴致。”

狠狠得咒骂中,老黑停顿下来的双手又一次动了起来,也就在这时,身后却突然传来了一声惊恐尖叫。

听到这声尖叫,老黑脸色一僵,一股怒火凭空就涌上了心头,回过头去就要对同伴破口大骂时,却突然看到了更为气愤的一幕。

在黑夜之中,在那昏暗的灯火下面,自己的同伴错愕的傻站在了那里,痴痴傻傻的样子,就好像是一块木头一样,哪里有一点往日的凶恶模样。

这让老黑更是恼火了几分,看着这个与他一起搭档了十几年的老伙计,老黑甚至觉得都有些不认识他了。

这还是那个动起手来不见血不回头的大勇么?这还是那个与他一起干尽了坏事,依旧一脸豪爽的汉子么?

看着这一幕,老黑更是火气上涌,也就放过了一脸惊慌失措的小护士,疾走几步赶到同伴身边抬脚就踢了过去。

可这一脚刚刚抬起还没有落下,透过昏暗的灯火,废弃厂房外的一幕就让他彻底的愣住了。

借着月色,老黑就看到在那厂房一角的倒塌院墙上突然窜进来了七八只恶狗,在越来越剧烈的嚎叫声中,这七八只恶狗刚刚沾地,数量更多的恶狗就从院墙外跳了进来。

那前仆后继的冲杀进来的一幕,看的老黑瞬间就傻眼了。

颤抖着身体,老黑的声音都在打着轻颤,抬手指着废弃厂房外那令人震惊的一幕,痴痴傻傻的问道:“这……这是怎么回事?怎么会这样?”

呆傻的疑问了一声,老黑却并没有听到回应,这时他才发现同伴已经被眼前的一幕给完全震住了。

这让老黑也有些恼火,伸手推了推同伴后,恼火的大吼起来;“大勇你傻了,我问你这是怎么回事,怎么会有这么多狗跑到这废弃厂房来?”

“这……这我哪里知道。我也是刚刚看到,都看傻眼了。”大勇耸了耸肩,虽然眼前的一幕很诡异,让人难以置信,可对于大勇这样已经脱离了小混混的恶棍来说,也只不过是比较新奇一些而已,在短暂的愣神之后,也就重新清醒了过来。

撇了撇嘴后,大勇这才笑着问道:“怎么……没有得手?”

“哼!小丫头烈着呢,不过这样也更有味道。”老黑狞笑了一声,猥琐的用肩膀顶了顶大勇,低声说道:“这样……我先去尝尝滋味,完事后叫你。不过这事你可不能告诉给老大知道,要不然我们都吃不了兜着走。”

“行了,这个我知道,你也动作快点,别让我等久了。”

“对了,这事情你做的稳妥点,看老大的意思,好像要拿着小丫头对付她身边的小子,这要是让他知道了,那会耽误了老大的大事的。”大勇不满的闷哼了一声,抬手就要去关上废弃厂房的大门。

“就那小子啊,他算个什么东西,也用得上老大去废这个心,只要老大一句话,我现在就去废了他的手脚,看他能拿我怎么样?”

“哼哼!这也就是他没有在这里,要是他在这里的话,我就让他看着自己的小女朋友被大爷压在身下是什么样子,哈哈!那才叫过瘾呢。”

老黑神色狰狞的笑着,浑身就没有把王硕看在眼里的架势,在森冷的狞笑之后,懒散的挥了挥手就要转身走回废弃厂房,去完成他那未完成的旧梦时,那如潮水一般前仆后继跃入厂房的恶狗群骤然一惊,随后一道瘦弱的身影翻身一跃,也跳进了废弃的厂房中。

而当这道瘦弱的身影在月色下显露出面容时,刚刚要转身离开的老黑却突然停了下来,神色怪异的望了过去。

“是他,老大让我们盯着的那个小子。”

“嘿嘿!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啊,正好……我正要去宠幸那小丫头,让他在一旁看着,那滋味肯定非常的爽。”

短暂的愣神之后,老黑已经森冷的狞笑了起来,握紧的双拳骤然发出一阵咯嘣、咯嘣的脆响,在怪异的笑声中,老黑一脚踢开废弃厂房半闭的铁门就要过去将王硕给擒拿过来,以满足他那变态的想法。

可还不等他有所动作,那一脚落地后的王硕已经转头向他看了过来,在嘴角勾起的一丝森冷弧度中,就见王硕抬脚缓步走到了那一群恶狗之中。

在老黑和大勇无比的震惊中,王硕如入无人之地的穿行在数十只恶狗之中,很快就走到了那为首的,最为雄壮的大狼狗身边。

在弯下身去摸了摸这大狼狗的脑袋后,王硕突然的抬起了头来。

“刚才……我好像听到你们在说我啊?”

“怎么,不认识了?”

低低的私语声,听不出丝毫的感情波动,就好似刚才那一番话语他根本就没有听到一样,可又有谁知道在这平静的脸色下面,一股滔天的怒火已经汹涌燃烧起来了。

而在表面上,王硕却不见丝毫波澜,简短的一番话语之后,王硕转身向废弃的厂房看了一眼,借着厂房内昏暗的灯火,隐隐约约的看到了一个窈窕的身影。

于此同时,小护士那呜咽的哭啼声也从厂房中传了出来。

听着那仓皇无助的哭啼声,王硕就觉心中一痛,心中的怒火更是悄然中已经袭上了双眼,黑夜中,那平静的双眼已经布满了血丝。

“她在里面,被你们绑来的?”

“而且……刚才你还想沾她的便宜?”

耳畔断断续续的哭啼声还在传来,在一想到刚才所见的事情,王硕更是无法控制心中怒火,可心中的疑问,这两个人的身份,为什么将小护士绑架到这里来,这些疑问还在困扰着他。

为了解开这些疑惑,他必须先暂时忍下心中的怒火,将这些问个清楚,只有这样,他才能知道这背后黑手的身份,又是为了什么去绑架小护士。

“是我,你能拿我怎么样?不是我瞧不起你,你算个什么东西,还敢独自一个人跑到这里来,简直是找死。”

老黑虽然震惊于王硕的手段,能够在狗群中穿行自如,可说到底他还真的没有将王硕放在眼里,当然更不会去理会王硕的话。

“这么说你是不打算回答我的问题了?”听着老黑的话,王硕神色一冷,沉声说道:“既然如此,那么我也只能先将你们两个先收拾了,在询问清楚了。”

一言落罢,就见王硕抬脚一迈,原本静静趴在他脚下的狗群已经嘶声嚎叫的冲杀了出去,短暂瞬间,嘶声裂肺的惨嚎声就在废弃的厂房中响了起来。

挥手一指,狗群闻风而动。

在此起彼伏的嚎叫声中,一只只恶狗飞身跃起,在午夜昏暗的月色下,冲过了废弃厂房外不大的广场,咧着血盆大口就冲进了废弃厂房。

在两人呆滞的目光中,冲的最快的狼狗已经逼近到了门口边缘,直到这个时候老黑方才从那骤然巨变中回过神来。

此时的他哪里还有了前一刻的嚣张与狂妄,看着那逐渐逼近的血盆大口,老黑浑身一个激灵,就觉一股寒气顺着尾骨就涌了上来。

“还愣着干什么,赶紧关门啊。”

焦急的呼喊声中,两个魁梧壮汉已经顾不上王硕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,更是顾不上去沾小护士的便宜了,此时的两人已经完全被眼前的一幕给吓坏了。

心中所剩下的,只有那无边的惊恐。

“这小混蛋从哪里找来这么多只恶狗啊,这要是放心来……”

“还说什么啊,赶紧快点关门吧,真不知道他怎么能控制这些恶狗的。娘的,这不是要人命么。”

恶毒的咒骂声中,两人哪里还顾得上这些,伸手就去拉扯废弃厂房的铁门,这两人以废弃厂房为据点不知道做了多少坏事,很清楚的知道这厂房虽然早已荒废,可那厂房大门确实精钢所铸,只要将大门关上,那不管外面有多少只恶狗,都是绝难冲进来的。

存了这份心思,两人更是鼓起了吃奶的力气,拉扯着两侧铁门就要将废弃厂房大门关上。

可在方才那短暂的愣神瞬间,他们已经错失了时间。此时面对汹涌而来的狗群想要关上铁门哪里还来得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