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章 底线

这就让一些人心中的怒意散去了,看向王硕的目光也更加柔和了几分。

而在忙完了这些事情后,王硕简单的数了一遍饭前,这才发现一顿饭居然让他挣到了上万的报酬,这一下他可乐了。

恰在这时,忙着将饭菜收拾下去的徐荣才腆着肚子蹭了过来,用手拍了拍王硕的肩膀,笑道:“这下你满足了吧?”

“嗯!数着自己的钱就是痛快。”王硕抿嘴一笑,突然觉得这徐荣也顺眼了几分。

这一句话出口也让徐荣很是无奈,看着王硕,最终还是没有忍住的问道:“其实我心里一直都有一个疑惑,既然小王你对狗那么熟悉,几乎能够猜准每一场赌斗的胜负如何,那你为什么不自己参与进去呢,我想凭借你的本事,挣个几十万的身价应该不难吧。”

“嗯!是不难,不过我不想参赌,这是我的底线。”

王硕早就知道徐荣会向他询问这些,当然也没想隐瞒什么,在抬头看了徐荣一眼后,随便的就回应了一下。

听着王硕的话,徐荣很明显的一愣,随即就无声的笑了,直到这个时候徐荣才算真真正正的去审视王硕。

看着王硕无赖似得忙着数钱的动作,不知为何徐荣突然觉得王硕绝对不会永远这样平凡下去,有着如此底线,有着如此恪守的一个人,就算他再过无赖、再过无耻,再过的贪财,这一切也只会成为他成长起来的手段而已。

而王硕,只要谨守着心底的那一份恪守,那他就不会迷失自己的本心,这样的人是注定不会平凡下去的。总有一天他会鲤鱼化龙,飞临九天之上。

明悟了这些,徐荣也不能在用看待乡村刁民的眼光去看待王硕了,沉吟少许,突然说道:“既然这样,那你想必已经知道他们过来的目的了。”

“当然知道,看到你在这里的时候就知道了。”

此时的王硕已经数完了手中的钞票,在屈指一弹后,转身交给了老汉王平,道:“爷爷,这笔钱你收着吧,放好了留着给我娶媳妇用!”

“滚犊子,整天没个正行!”老汉王平笑骂了一声,却也顺从的接过了那厚厚的一叠钞票,谨慎的放在了贴身的小布包中。

等到老汉王平转身离开后,王硕这才转身对徐荣说道:“他们都是来参与斗狗的吧,你跟他们都说清楚了?”

“嗯,他们都知道规矩,不会让你为难的。不过……”徐荣点了点头,道。

“不过需要让我帮着他们挑选斗狗是吧?我就知道会是这样,要不然的话他们又怎么能容忍我敲诈他们!”撇了撇嘴,王硕看着那一个个跃跃欲试的中年人,玩味的笑了笑。

“小王说笑了!”听着王硕这般直言的话语,饶是徐荣脸皮够厚,可也有些承受不住了,在心中暗骂王硕混蛋的同时,更是四下看去,想找个倒霉蛋来和他分担一下。

不知道怎么得,面对如此无赖、如此无耻的王硕,平日里精明无比的徐荣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应付不来了。

这一眼扫去,正巧看到了那刚刚替徐慧擦拭去脸上尘土的中年人,徐荣连忙一把就把他给拉了过去:“小王我给你介绍一下,这位是辽北辰轩矿业的牛总,牛总在我们那里可是首屈一指的大人物啊。”

“牛总啊!你好、你好。”

听着徐荣的介绍,王硕笑的更灿烂了,虽说徐荣介绍牛总是好心,可在王硕看来那就是把一个小金人推到了他面前啊,这样的人要是不狠狠的敲他一笔,那岂不是太看不起他了?

谁让他是首屈一指的大人物呢。

“嗯,你好。”

牛立伟现在很迷茫,原本他正站在一边看好戏的看着徐荣应付王硕这个刁民,可谁想徐荣突然一把就把他给拉了过来。现在在一看到王硕那灿烂的笑容,不知为何突然就心底一寒。

“该不会这小混蛋又在搞什么坏主意吧,老徐也是,太不讲究了。”

心中咒骂着,牛立伟更是回头狠狠的瞪了徐荣一眼,就在他准备找个借口王硕的身边时,却不想小院外又传来了一阵汽车鸣笛声。

随即,就听院外一阵吵闹声响起,三个身材魁梧,长相凶悍的中年人推开大门就走了进来。

“这些人不会也是来求这小祖宗的吧,这下可有好戏看了。”牛立伟精神一震,看向这新走进来的三个魁梧中年人时眼中就多出了几分的戏谑色彩,与此同时,牛立伟更是很敏锐的从徐荣的眼中也看到了一丝的亮光。

这让他更加的惊奇起来,左右四顾了一眼,发现小院中那些一起来的,曾纪一起吃过那一顿天价饭菜的中年人双眼都是一亮,不约而同的放下了现在做的事情向这几个中年人看了过去。

“好嘛,这小混蛋是惹了众怒了。”牛立伟抿了抿嘴,心底笑道。

人就是这样,当自己受苦受难的时候会怨天怨地的心存不满,可要是等事情过去,在看到别人走自己的老路时,那就不是痛苦而是一种享受了。

现在就是这样。当看到又有倒霉蛋上门,即将被王硕蹂躏的时候,这些人都振奋了精神期待起来。

那骤然的平静让王硕一愣,这才发现小院中不知何时有多出了三个人。

或许是便宜占得太过瘾了,这小混蛋根本就没有去多想,摇头晃脑的带着大黑就向这三人走了过去。

等到走到他们身边时王硕这才仔细的打量了过去,只见那为首之人一张国字脸上布满了坑坑洼洼的斑点,就好似在脸上生生糊上了一张蛤蟆皮一样分外的难看。赤着的上身随意穿着一件白色坎肩,暴漏在外的皮肤上纹着一条狰狞飞腾的青龙。

而在这人的身后,两个同样魁梧的人则更加的凶悍,大光头、满脸的横肉,一眼看去就是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。

这样的打扮装束,让王硕看了忍不住的皱了皱眉头,心中对这几人的身份更加的好奇了几分。

可还不等他询问这些人的身份,那为首的国字脸中年人就一步走了上来,上下的扫了王硕一眼后,沉声冷笑了起来:“你就是王硕吧,这样更好,赶紧把你姐叫出来,我今天是过来迎亲的。”

“迎亲?”

这中年人突然的一声冷笑让王硕眉头一挑,一瞬间他就明白了这些人的身份。

就在前几天,王欣彤离开村子的那个晚上,王硕半夜回家的时候察觉到了家里的异样气氛,一番询问后才从王欣彤的口中知道,因为他们家欠了别人钱的缘故有人上门逼婚。

那一晚上王硕是发了大火的,还叫嚣着要去点了人家的房子,可不管他怎么问王欣彤那些人是谁,王欣彤也没有告诉他。

原本王硕还打算等过一段时间后有机会在询问个清楚,可第二天王欣彤就返回镇子工作了,这样就把这事给闲了下来。

几天过去后,一切都风平浪静的,什么事情都没发生,王硕也就渐渐淡忘了这件事,原本他还以为这些人不会在上门的时候,可谁想今天就打上了门来。

一进家门看到他后,更是肆无忌惮的就大声喊了起来,话里话外的更是叫嚣着要王欣彤出来,那里有一点将他看在眼里的样子。

这可让王硕恼火了,不错,他家是在外面欠了钱,可欠钱不代表就没有尊严吧,现在这几人凶神恶撒的打上门来,这那里是来要债的,分明就是来逼婚的。

一想到那将他从小带大的老姐要嫁给这种人,王硕心中的火就更大了。

不过他家毕竟是欠了人家的钱,王硕就是在恼火也只能忍耐下来,脸色阴沉的看着这几人冷冷说道:“谁说我姐要嫁给你了?不就是欠了你们的钱么,我们还给你就是了。”

“还钱?哈哈!兄弟们听到了吧,这小兔崽子要还我的钱?”

听着王硕的话,这为首的中年人扑哧一声笑了,回头看着身后跟着的两个魁梧中年人,神色不屑的冷哼了一声。

“好啊!你不是要还钱么,十万块,拿出来我们现在立刻就走。要是拿不出来……哼哼,你老姐还是得跟着我走。”麻脸中年人仰着头,抿着准凶狠无比的说道。

“十万块?开什么玩笑?我家明明只欠了你八千多块钱,这才一年多的功夫就翻了十几倍,你这是在找事啊!”

王硕眉头一挑,心中的怒意已经不做掩饰了,他是真的没想到这中年人会这么狠,一年翻个十几倍,那已经不是在讨债、也不是在逼婚了,这是在找事呢。

就是放高利贷的,也没有这么个滚法啊,高利贷一年也不过才几毛的利,一年下来就算是一月一滚利,现在最多也就一万块钱。

十万块,这是摆明了威胁他,看清了王家拿不出这笔巨款,借此要挟逼婚呢。

如此的欺人太甚,这已经不是能够忍耐下去的事情了。不错,他家是欠了钱,欠债还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,王硕也没打算赖账。

可要是如此个利滚利的滚法,这就不是欠钱还钱的事情了,这是挑衅,是威胁。面对这种事情,就算是脾气再好的人也忍耐不下去了。

更何况王硕的脾气本就不好,顽劣成性、奸猾狡诈,更是动不动的就叫嚣着点人家的房子,这样的人他能够忍耐下来么?

很显然是不能。

所以,当着麻脸中年人猖狂冷笑时,王硕的脸也沉了下来,说出的话更是森冷了几分。

“没错,我今天就是来找事的你能把我怎么样,我就知道你们家不会那么老老实实的将王欣彤给我送过来,我今天就是特意来给你们个教训的。”

“哼哼!欠钱不还还有理了,今天就是老子砸了你的家,点了你的房子,你能拿老子怎么样?”

这中年人疯狂的叫嚣着,回头和身后的两个人对视了一眼,那笑声更是肆无忌惮了几分。